《盗墓笔记2019》从6月15日开始在起点中文网恢复连载,6月20日晚8点,第六章已经更新完毕。南派三叔此次的回归,背景是“盗墓笔记”系列网剧遭遇差评。让人不由得联想,收回影视改编权的南派三叔要继续笔耕盗墓系列了。

  6月初,改编自“盗墓笔记”IP的网络季播剧《怒海潜沙》与《秦岭神树》上线。在豆瓣条目上,这部剧又名“盗墓笔记第二季”。截至昨日中午,这部网剧共有10015人评价,但综合评分仅为5.2分(10分制)。这与当年《盗墓笔记》初登银幕的盛况可以说差了十万八千里。

  2015年,杨洋、李易峰版《盗墓笔记》在当时引起了极大轰动。在影视行业从业者眼中,“超级网剧”也是从这一时期开始走入行业视线的。据报道,《盗墓笔记》被播出平台爱奇艺冠以“超级网剧”的名号,并首次采用会员收费制观看。数据显示 “该剧播出前,爱奇艺的会员量仅500万人,但开放会员看全集后,短短几天内VIP会员数便增加了260万人。如果按照爱奇艺单月会员(连续包月)最低15元计算,这一部网剧就给平台方带来了至少3900万元的收入。”

  随后,“超级IP”便成为网剧行业的关键词。而南派三叔如何看待“超级IP”呢?南派三叔本人似乎非常抗拒这个说法。“不要叫我超级IP大王。”2016年9月当电影版《盗墓笔记》上映后,南派三叔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表示,自己不喜欢这个说法。“以前我们认为IP是自带用户的,现在说只要是知识产权就被认为是IP,所以IP的概念也在不停地被重新解构,我觉得这个事情再这么提下去也没有意义了。我后来想过一句话叫后IP时代,不提IP才是真英雄。因为IP已经不稀奇了,那超级IP可能稀缺一点。后IP时代,还是要靠自己的真正实力去做事情。”南派三叔表示,“超级IP没什么了不起的,问题的关键是,‘超级’了之后,还能做什么?”

  采访中,南派三叔说,《盗墓笔记》是改变他人生的东西,“如果你要数字来估计它的话,我可以给一个更高的数字。因为对于我来说,它基本上就变成是我这么长时间唯一的事业了,看样子我还要最起码再做20年,才能做得完它。我人生最好的时光,都在做这个事儿。我连抬头看窗外的机会都没有,一下子我就34岁了。我24岁静静地低头开始写,抬头一看34岁了。什么东西都没有经历过,什么东西都没有,统统都围绕这个东西走。《盗墓笔记》满足了我所有对于人这个物种的所谓的需求,比如金钱、虚荣心、社会地位、夸奖、所谓的才华等等。它对我的是很大的,魔力是很大的,它的价值对我来说是不可估量的。”

  就在《怒海潜沙》与《秦岭神树》上线日,南派三叔在微博上表示,“盗墓笔记在欢瑞的版权,已经于2019年5月26日到期,回到了我的手里。”

  据了解,作为影视公司,欢瑞世纪出品了网剧版《盗墓笔记》系列,包括2015年版,及《怒海潜沙》和《秦岭神树》。

  南派三叔的“特此告知”显得颇为感慨,他说:“世事变迁,来日方长。颇为感慨,书于微博记录一下。”个中原因,外界认为是《盗墓笔记》系列影视改编管理混乱,引起南派三叔的不满。

  6月15日,南派三叔再次发微博,通告读者另一个新消息:《盗墓笔记》从6月15日开始在起点中文网恢复连载。微博称:“第一阶段会先更新《重启》的内容。和之前在微信公众号上相比,我会在剧情上进行大量的修改和追加,希望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写作是我的人生基石,见字如面。”微博的最后,南派三叔还不忘“卖萌”说:“么么哒,爱大家!”(文/记者 张知依 统筹/刘江华)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

  人民网文化频道与“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媒体团一同实地走访六大书院,深入挖掘书院文化中蕴含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讨书院参与地方及国家文化建设的作用、贡献,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