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无意外,湖南卫视打出“原创励志声乐竞演节目”的新综艺《声入人心》,将是2018年荧屏季播综艺中口碑最高的存在。

  截至12月2日,《声入人心》在豆瓣持续保持着9.1分的“天分”。相对不少高分综艺是由不足两千人的“小体量”观众给分评出,这档节目在评分体系里已然成为了“大众节目”——13212人评分,其中61.8%的人给出了五星好评,豆瓣的豆友还给这档节目建了小组,打开小组目录捕娱记(ID:ibuyuji)发现,包括郑云龙、阿云嘎、王晰、高天鹤、翟李朔天在内的不少成员,是真的火了。

  这把小火先从豆瓣烧起,而后,是微博。拥有粉丝1321万、也被全网公认为最专业音乐评论人的耳帝,在11月23日也把赞美献给了这档节目,他点评成员王晰和郑云龙合唱的《慢慢喜欢你》,“笑不入人心,酷也不入人心,可这声,确实是入了人心。”

  而现在,《慢慢喜欢你》作为节目里传唱度最高的一批作品代表,已经在微博收获了291万次观看。此外,在QQ音乐平台,《声入人心》的专辑越发显得热门,即便歌曲大都是音乐剧、歌剧等高雅选段,但评论数在“999+条”的歌曲,已经不在少数。

  从“小众”日渐“出圈”,《声入人心》首先胜在节目立意,当一群大长腿高颜值、心中又有梦想的大男孩彻底颠覆了大众对于声乐的高冷认知,它自然会吸引那些口味已越来越刁钻的观众。

  此外不能忽视的是,这档节目的后期在切实科普声乐知识之外,也帮助《声入人心》这档素人演唱节目,实现了“悬念迭起”“紧张刺激”的视觉效果以及“有趣”的观看体验。

  “有趣”的第一点来自新鲜感,音域、花腔、歌剧、HighC……这些平时普通人绝对不会接触的领域,会通过表演者的歌唱和屏幕中迸发的花字慢慢打开紧闭的“大门”。

  而除了耳膜受到冲击,观众的笑神经也免不了时时遭遇挑战——追看这档节目到现在,不少人点出的经典场景里,一定包含第二期结尾“六位二重唱替补成员选定”的片段。

  在这个片段里,屡“站”屡败的假声男高音高天鹤双手合十,其拼命皱眉祈祷的小动作萌化了许多观众的心。

  而这一段选择,也让拥有了悬念感的《声入人心》收获了许多点赞,有网友在微博说,“后期大佬芒果台依然大佬。”

  这次为《声入人心》担负整个后期工作的团队,来自湖南卫视11月9日新授牌成立的5个工作室之一——“卞合江工作室”。

  2014年,湖南卫视成立后期制作中心,卞合江团队由此成形。4年来,除了整整三季的星素结合音乐节目《我想和你唱》,由这个团队操盘过后期的节目还有《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妈妈是超人》《真正男子汉》等等。

  但即便经过了那么多节目的洗礼,面对《声入人心》这档“原创新形态”,新成立的“卞合江工作室”还是体会到了什么叫“难”。

  在接受捕娱记采访时,“卞合江工作室”成员、《声入人心》后期统筹袁锦亮提到,一档新节目最大的后期难点,在于“怎么确立它独有的气质”,以达到观众心目中与品相中的“唯一性”。

  唱声乐,就势必会涉及到乐理知识的普及问题——一档聚焦“阳春白雪”的节目想要让电视机前的大众爱上,这功课绝不能真像“上课”,观众,可是拒绝说教的。

  别小看这个设计,袁锦亮和另一位后期统筹唐宙杰同时提到,《声入人心》在乐理知识的普及特效上做过相当多的尝试。比如线下短视频、节目当中的小贴士、3D钢琴的呈现等等。唐宙杰还提到,曾经他们有设计过一段完整的三维动画,想借以解释音域相关的乐理知识,“后来觉得说教性太强,与节目的调性不搭,就放弃了。”

  不是讲清楚就好看,而是要在好看的内容里讲述知识点。最终,他们采用了更为“粗暴”的“植入式”乐理解答,“成员演唱歌曲时加入花字特效,把听觉和视觉联系在一起,让观众在成员演唱的‘实践’中通过跳动的花字感受音域变化,并反复出现加深观众印象。”

  此外,他们也会刻意多选择出品人和选手聊天的方式带出知识量,“表达生动一点,观众们就更容易接受了。”

  接受捕娱记采访时,《声入人心》音乐统筹徐沫提到,不同于其他节目用拟音或动画音效烘托氛围,这档节目里的音效全部都是利用管弦乐队的乐器制作的。

  比如在选手集合、登场、开唱前,他们运用人声音色演唱三大,体现庄严感;而一旦有滑稽、调侃的场景,后期组会用上提琴、圆号等特殊技法。

  不管是上文提到“祈祷者”、“语文课代表”高天鹤,还是被粉丝形容成“眼睛里有星星”的阿云嘎;抑或是声音一听就醉的王晰,长得像金城武但一开口就变金馆长的“表情包体质”郑云龙,还是听到动情处能哭到一塌糊涂、形象与内心毫不相符的“大胡子小哭包”翟李朔天……

  “我们一直都有鼓励,让大家带着爱去剪这些‘小哥哥’们。”袁锦亮说,团队成员经常会把自己在剪辑过程中发现的好玩表情发到群里,然后在节目播出后再充分吸收网友的脑洞,“这其实可以激发出大家的创作热情。”

  当然,有效的“强化”手段已经是这个团队用到得心应手的。唐宙杰就提到,所有的素材都是“最自然”的,比如高天鹤的祈祷和“语文课代表体质”,“他是在备采中被我们发现了特别有戏剧张力的语言表达方式,那我们就在节目中给予放大。”

  而郑云龙其实私底下也是一个如同表情包一般自然真实的存在,“只要是我们觉得好的、积极向上的情绪、内容,我们都会将它搬上荧幕。”

  除了发掘出每个成员的特异之处,《声入人心》吸引到观众和网友的,还有随着节目进展,越来越多成员与成员之间的有爱互动。

  在网上,有人表示要扛起“翅膀CP”(贾凡&陆宇鹏)的大旗,但另外一群人不同意,在她们看来,贾凡和高天鹤的“凡高CP”才是真香。

  有关阿云嘎与郑云龙,网友们更是脑补了多出“老班长与音乐剧小王子”的剧情,第四期阿云嘎选择“英年早婚”的王晰合作,后期给尴尬挪开视线拼命喝奶的郑云龙配上的那个隐隐的“哼”字,让无数网友拍着大腿笑破了肚皮。

  但不管是袁锦亮还是唐宙杰都态度鲜明地表示,成员之间不存在“强行组CP”的情况,“我们更多地是挖掘成员间的真实关系。”

  袁锦亮还以阿云嘎和郑云龙这对搭档举例,“他们以前是一个班的,第二集首席复议后又有过一次演唱对抗,此后就再也没有一起合唱过。”

  这样其实只有两个交叉点的两个人,怎么有了现在的效果?“这两个人是有共性的,演唱时他们都是强势的一方,情感投入到位,演唱风格也类似,观众自然会形成一种只要是他俩演唱的曲目都值得期待的印象。”

  袁锦亮说,他们的剪辑师中间会有一个很好的化学反应,就是会随时沟通自己对人物的定位和看法,再综合意见达成共识,“观众会有这种期待,那我们也会事先跟导演组沟通,由后期反推给导演组去设计一些情境让两个人有发挥的空间;然后在镜头处理、备采上突出两个人互相关注的感觉,也会形成两个人长线的关注度。”

  声乐的高端气质和成员的“反高冷”人设,最终形成了《声入人心》的动人看点。从后期上来说,让节目看上去“唯一”的目的,最终实现了。

  但这个实现过程,是艰难的。尤其在确认和摸索风格需要大量时间去思考和呈现的现实条件下,不管是袁锦亮还是卞合江本人都提到,“(给予思考的)时间太短了。”

  据悉,后期组从接手《声入人心》到节目第一期播出,这中间只有两周多。卞合江更提到,第一次录像10月28日才正式完毕,“11月2号晚上就播,这个空档只有4天!”

  时间紧,素材还特别多。《声入人心》第一次的录制集中在成员选座、试唱、出品人重新选定座位以及确定可以登上舞台的替补成员这四个环节里。

  袁锦亮回忆,这个过程总共拍摄了4天,每天拍摄时间都是6小时以上,拍摄的机位则达到了60多个,再加上试唱阶段演唱和成员观看是分开的两个空间,所以这一部分的素材还要乘以2。

  近2000个小时的素材,最终要被剪辑成2期90分钟的节目。而节目里要科普、要展示唱功,还要在真人秀的部分确保流程和信息量,并且要做到“跌宕起伏”,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袁锦亮说,他们的工作状态最后是——20人不到的精剪师,一个人当两个人使。卞合江也提到,从接手项目之后,为了更好地呈现后期效果,负责《声入人心》的AB两个剪辑组基本上是“天天熬大夜”。

  比如相比《我想和你唱》,同样是音乐节目的《声入人心》实现了花字的“隐匿”,摒弃了以往花字一贯活泼跳跃的风格,“整个节目的画面是非常干净的,呈现出来的精炼和准确,是贴合节目宗旨与基调的。”

  接受采访时,视觉统筹刘蔚说,这一次《声入人心》的花字重视的是“分寸感”和“科普性”,“真人秀环节,尽量用心理活动的叙述去丰富人物性格;比赛环节多用少量的严肃花字,体现竞技感和悬念感。”

  而强化关键字幕设计风格化,也是这一次卞合江团队在《声入人心》上的有效尝试。刘蔚提到,他们甚至研究了颜色、字体结构等等,以求赋予人物C位光环,再次凸显“高级感”。

  此外,AB两个组的协调与分工也让卞合江很满意,“目前团队有4个小组,未来我计划成立7-8个小组,大项目就几个小组一起做,小项目就分别攻坚,实现可聚可散的灵活机动方式。”

  当然他更觉得“尚有遗憾”,“因为是讲素人的节目,‘立人’上面做得还不够,还有很多是可以强化的。人物和人物的故事其实可以更丰富,cp感还可以更强。”他提到节目里的翟李朔天和余笛,“他们俩是师徒,这种人物之间的勾连目前我们还没有太顾及到。”而他还说,自己觉得节目的主线其实是音乐人的励志故事,“目前我还觉得有所缺失。”

  这种自省,其实代表着湖南卫视的气质。就像卞合江所说,他们团队的slogan“精工后期熬者守艺”,其实不是为了熬而熬,“大家更多是对自己手里的东西要求严格,希望出来的成果会更少一点遗憾。大家都想做‘匠人’。”

责任编辑:admin